散养和圈养有区别吗_演技的正确运用(非1V1注意)
轩疯狂小说网 > 演技的正确运用(非1V1注意) > 散养和圈养有区别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散养和圈养有区别吗

  “等一下吧,暂停暂停。”

  男主演第十八次摆了暂停的手势,林乐芒可以听到在场所有人发出的一声长长的呼气,她收回本该递出去的一迭道具文件,重新将它们抱在怀里,然后没等男主演又一次发表什么高见,径直走回自己的标记点。

  “小芒妹妹先别走,我觉得你还是没有给到我这段戏的重点,所以我的表演还是不到位的。我们再讨论一下吧。精益求精是好事啊。”

  表面没有眼色、实际表演型人格爆发的男主演赶紧叫住了她,用替自己打磨过的台词迅速占领了“道德”和“职业素养”的高地。

  不过,听到他这么说的林乐芒确实停住了走回标记点的脚步,但她直接把道具搁在了一旁的桌上,一边解着戏服上的纽扣,一边礼貌地笑着回道:“很敬佩秦老师的精神,不过这段镜头拍的我的过肩镜头,主要是秦老师的表演,我想,要不让替身老师搭一下戏,可能没有我妨碍着,秦老师更容易找到‘重点’。”

  这段话看似说给男主演听,其实是说给一旁的导演组听的,在场负责的副导不好拒绝把话说得如此冷静的林乐芒,再加上他们先前非要给林乐芒演的女主的白大褂配了个高跟,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因此只是赶紧给一旁休息的替身演员打手势,默许了林乐芒的行动。

  白天刚吐槽过隔壁组,自己剧组就遇上这样进退两难的场面,跟组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低着头一声不吭。正当林乐芒要离开搭景时,场外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止住了她下戏的步伐。

  “小林,刚刚秦老师都说了是双方的化学反应不到位,你要是走了,换了替身,那不是更难达到效果吗?还是配合一下吧。”

  原来是王宥倩来了,林乐芒不知道她来了多久,可能已经在场边站了好一会儿,她看到娜娜站在一旁给自己递眼色,可惜她没能明白对方眨眼睛的意思。

  王宥倩的话打破了现场的气氛,男主演显然认出了她,赶紧贴了上来,一脸赔笑地奉承着:“王总说得对啊,所以说您制作的节目都是行业典范呢。我们大家都能秉持精益求精的精神,行业才能发展嘛。”

  林乐芒没有搭话,她隔着几步远瞧着男主演对王宥倩点头哈腰的样子,她知道在场还有不少人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这一段故事不知又会落在谁的嘴里,变成哪个剧组茶水间隙里的两三句闲话。王宥倩唇角的微笑是场面的礼貌,但林乐芒明白她从来都享受这样的时刻,对所有人傲慢的演员明星看到她也只有巴结赔笑的份,人人都想搭上她掌舵的大船。

  林乐芒想起偶尔自己在心里吐槽的话,那么辛苦爬到这样的位置是图什么。其实怎会不知道王宥倩图什么呢。被仰视、被畏惧,满足人心里那口永不知足的权力深井。

  然后呢,总会跌进去的吧。

  林乐芒默不作声地给男主演再搭了一场戏,这回男主演没有喊暂停,总算顺利打板。戏里的演员们重新望向场外时,早没了王宥倩的身影,一直到第一日的最后一场戏,她也没有再出现在片场。

  下戏的时间并非预估的十点半,而是接近午夜。提着林乐芒个人用品的娜娜在和剧组的道具组对接,林乐芒先回了保姆车,一上车发现第二排自己坐惯的位置边上,王宥倩正看着置于腿上的笔电,荧幕反光将她的镜片和鼻梁映得白晃晃的,晃得林乐芒顿住了上车的脚步。

  车上的人当然看到了她,侧头对她笑了笑:“上来啊。回酒店,很晚了。”

  林乐芒将第二只脚迈了上来,她把有些挡住眼睛的长发甩到肩膀后,这次戏里的发型设计始终不太方便,让她不得不多了很多甩头的时候。

  “我以为你去那边了。”

  车门合上后,车子缓缓启动,林乐芒一手托腮看着窗外,语气平淡。

  “你是说电影那边吗?没什么好去的,万老师能镇住场子,交给她就行。”

  王宥倩关上了电脑,视线望着林乐芒留给自己的后脑勺,也发现了她今天的头发被夹板夹得过于顺直,王宥倩还是比较喜欢她的长发微微蓬松的模样。短暂地皱了下眉,王宥倩向后靠在椅背上,伸手戳了戳林乐芒仍旧背对着她的肩膀,“我是来陪你的,小芒。好不容易这次拍戏的摄影基地离家比较近。”

  每当王宥倩放柔了声音说话的时候,简单的字词是情话的意味,林乐芒心里明白,而自己也很会顺着别人给到的台阶下场。她放下手,笑意盈盈地转过身来,斜倚着座椅:“好啊,那你就多呆几天,差不多也算放个假。”

  王宥倩看着她转瞬改变的态度,松开的眉却蹙了起来:“刚才片场的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这部剧本来就是女主戏,等到后制的时候让导演把男主角的戏大幅删掉,只留必要的,不是比你当场发泄情绪更消气吗?场面上随他,翻不起什么水花。”

  她的话刚说完,林乐芒装出来的笑散掉了一点,她再次拨了拨滑到眼前的发丝,语调毫无起伏地回答:“你说得对。”

  毕竟站在那里听着人无理取闹的不是你。

  随后沉默占据了车厢,所幸路途不远,车很快便开到了剧组酒店。王宥倩也没有再主动开口,她只是熟练地拿出门卡刷了电梯,再理所当然地走进了林乐芒的房间。

  王宥倩在浴室里的时间超过了平时,林乐芒按下把手走进去的时候,室内的水声仍旧哗啦啦地不断,白色的水雾将整个空间填满。

  伴着浴室空间特有的混响,玻璃推门后的淋浴下传来王宥倩的声音:“你干嘛一直站在那里。”

  她拉开那道只能透出人影的门,更多的水雾从里面涌出来扑在脸上,打湿了睫毛。王宥倩将湿漉漉的长发往后捋起,那张沾着水珠的脸在林乐芒的面前将优越展露无遗。在淋下的热水里拥抱的感觉很奇怪,肌肤相贴,却又像是隔了一层流动的帘幕。王宥倩拥着林乐芒的双臂在腰后收拢,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时,整个身体因为放松而微微下沉,仿若将自己盛在了怀里人的身上,而林乐芒托住她的手臂感受到份量,也在那同时,让她不情愿地感知到对方的安心。

  她仍然不想成为让别人安心的锚点。

  可是抱住她的人没有留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王宥倩的唇从鬓角的发开始慢慢划过眉骨落在了林乐芒阖上的眼睑上。或许因为王宥倩在热水下淋得太久,薄薄的皮肤传递着她唇上的烫意,意外地把林乐芒有些疲累的眼睛敷得很舒服。

  王宥倩依旧半拥着她,朝前迈了半步,林乐芒跟着她的步子后退,右脚跟很轻易地碰到了墙壁的贴脚,后背也轻轻地靠上了瓷砖,只有王宥倩环住她的手垫在腰背后,将两人光裸的小腹贴在了一起。

  热水仍旧肆意地淋洒着,王宥倩的唇吻上来时带来了同样的水意覆盖蜿蜒在唇边,从每个缝隙里趁虚而入的水汽让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舌更容易从对方口中溜走,唇角汩汩滑下的水流混合着无法咽下的津液,水声让情热迅速高涨。

  王宥倩很爱接吻,很爱细致地亲吻林乐芒的身体,每一处起伏和曲线,所以她的前戏总是很长,长到偶尔林乐芒都会着急地开始自我纾解。这会儿把吻延续到她耳后的王宥倩带给林乐芒强烈的预感,这人今天又不会让她轻易满足。她松开其中一只勾住王宥倩脖颈的手,贴着自己侧腰到小腹的曲线下滑,摸到了腿间与清水不同的粘稠湿意。小核早已敏感地挺立着,她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揉弄,唇间不由地发出一声满足又欲求的喟叹。谁知下一秒,王宥倩的手便沿着她的手臂划了下来,从手背的方向插入指缝间和她十指交扣,然后将她的手从愉悦的开关键旁拉开。

  林乐芒不情愿地随着她移开手指,后仰了头,用自己的唇捉住了对方,她用鼻音哼出声,一边咬着王宥倩的下唇,一边不清不楚地埋怨:“你……干嘛啊。”

  用手背揉着她腰窝的人没有答话,只是温柔地用舌尖安抚着林乐芒不满的唇,王宥倩的手背继续往下,滑过怀里人弧度优雅的臀部线条,从后腰到臀尖,是个漂亮的圆弧,所以她穿着晚礼服走红毯时,从背后拍过去,总会有很出彩和挑逗的背影。

  想到这里王宥倩心里冒起一丝醋意,若是白日她必然不会放任,但在这个幽闭又湿热的淋浴间里,没有任何理由压抑着它,她揉弄着林乐芒臀肉的手用力捏了捏,哼哼不停的人明显抽了一口气,但这人显然也不是乖顺的,至少在和自己做的时候不是,果然下一秒,王宥倩的锁骨上就留下了一道齿印。

  “这里不舒服,你快点做一回,我们回床上去。”

  自从在上次的片场里吊太多威亚后林乐芒的腰肌一直没有恢复,她这会儿除了膝盖发软以外,感觉自己的腰也有些酸,腿心的软肉麻痒得不行,可抱着她的人一直按着她的右手不放开,她想蹭对方的大腿又被人恶意地移开。

  “急什么?”

  王宥倩歪着头细细地啮咬着她的侧颈,似乎并不担心第二天会留下什么痕迹被人看见。她的指尖在林乐芒发着抖的腿间划过,勾起的食指在穴口浅浅地探入后又用指腹摩挲着阴蒂。每个举动都浅尝辄止,快感仿佛节奏永远不对的海浪,每一波自以为要高涨的时候就被退回的潮水消减,反反复复、往来不休,林乐芒的情绪从不满到不耐,她扭了扭腰,不是挑逗人的那种,而是真的有想要中断这场性爱的意图。但这时王宥倩却松开了一直握住她的手,然后往墙壁上摸去,林乐芒在混乱的水声里听到金属管摩擦的声音,她用余光看到淋浴喷头被对方握在了手里,转换出水口的开关被人轻轻一拨,头顶洒下的热水突然停止,水流从侧方的喷头里冲出,恰好撞在了她的胸前。

  “啊……”

  挺立的乳尖被力道不算轻的水流击中,细密的感觉神经迅速将酥麻的快感传递到大脑皮层,林乐芒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膝盖内侧被人磕了磕,她的左脚没有站住,滑开了一些,王宥倩便顺势将手里的水流对准了她的腿心。

  强劲的水流击打着她腿间敏感的每一处,无论是被逗弄了许久的花核,还是一直胀痛又空虚的穴口,林乐芒刚要呼喊出声,唇却被人堵住,舌被对方缠绕着勾出,又被舔弄到舌根下的粘膜,她的口下意识地张着,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处涌入的刺激更让大脑飘忽。

  颤栗很快沿着椎骨绽开,林乐芒吊在王宥倩后颈的手臂都失去了力气,滑到了肩膀处,腰身挺了起来,但即使是被高潮抛在空中的时候,手握着淋浴喷头的人也没有放过她,王宥倩的手指伸向喷头外缘一个小小的拨片,拨动两格后,水流的直径变小,变成一股水柱,毫无偏移地正对着她充血的小核,原本应该放松的身体再度绷紧,她的臀往后躲了躲,但王宥倩的手臂往下绕住了她的腰身,将她的腰胯固定在原地。林乐芒本来便有些脱力,高潮中更难挣开束缚,她只能躲开王宥倩的吻,那人虎牙的尖端从唇上滑过时,差点将她的唇瓣划出一道小口。下身感受到的水流冲击死咬不放地持续着,大股的快意堆积得过于饱涨,像是涌过防波堤的海浪将岸边的人冲倒。

  林乐芒把头埋进禁锢着自己的人的肩窝里,无意识地轻轻摇动,难以忍耐的高潮延续让她的肩膀都开始发抖,王宥倩感觉到本已开始变凉的肩颈处被沾染上一些温热,或许是有人悄悄地哭了。她的肩膀顶了顶,手臂在腰间一拉,把林乐芒从怀里拉开后,脱力的人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小腹一抽一抽的。王宥倩将额头顶上她的,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她眼里的水光和滑落脸颊的眼泪。

  终于,王宥倩将喷头的开关关掉了,狭小的淋浴间里水声瞬间消散,只剩下面前人颤抖的呼吸声和带着哭腔的呻吟。她仍旧抱着林乐芒的腰,带着她顺着墙壁缓缓下滑,直到坐在瓷砖的积水里。王宥倩的右腿跪着,大腿被林乐芒的腿夹在中间,坐着的人双腿上全是温热的水迹,滑腻得不知道究竟是水还是别的什么。

  “你……你还要在这?好冷……”

  林乐芒口里的话被喘不上来的呼吸切割得断断续续,过深的呼吸让她的胸口起伏得明显。

  “你的身体到处都很烫,才不冷。”

  王宥倩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指伸进了她还在痉挛的甬道里,低头将起伏时凑到她嘴角的乳尖含进了嘴里。

  “最……最后一次,我想……休息了。”

  林乐芒没有将人推开,但觉得自己的腰痛得更加厉害了,不敢配合着对方的动作摆动,只要轻轻一动,腰大肌的上端肌腱就会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忍住痛哼,尽管混沌的大脑没想明白为什么要忍,只是今晚的王宥倩给她带来了一股强烈的上下位气息,就像对方的影子这会儿将她完全笼罩住了一般。

  每到高潮时就止不住泪腺的林乐芒闭着眼睛试图阻止眼泪,一般来说她和王宥倩做,流泪的时候不算多,王宥倩在床上向来是个比较体贴的情人。或许是这会儿不在床上的缘故,这种玩笑似的理由从脑海中跳出来,惹得林乐芒差点笑了,也是因此,被王宥倩发现了她在走神,于是她试图攫取更多空气的唇再次被吻住。

  当快感即将再次溃堤时,林乐芒睁开朦胧的泪眼,红肿的唇擦着对方舔舐的舌,声线强忍着颤抖便多带了些委屈:“我都要感冒了……”

  说完,下身的穴口开始收缩,王宥倩感觉到伸入的手指被紧缩的甬道从四面八方挤压,粘膜滑腻温热。

  骗子,明明那么温暖。

  王宥倩没有遵守承诺,不过她本来也没有答应,她将人翻了个身,冰凉的指尖从脊椎的凹槽一路下滑,又一次插入散发着热意的花穴中。她凑在趴跪着的人的肩膀处,看着一滴水珠从身下人的脸上滴下,溅落在薄薄的积水里。

  到底多近的距离才算近呢?即使是负值,也遥远得耗尽热力,冷得像某个难以忘记的雨天。

  王宥倩将还算温热的唇靠在林乐芒冰凉的耳廓上,在她的耳边叹息般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她的名字,是安抚,也是逼迫。

  模糊的意识中是谁的声音混乱地响起。

  “你是王宥倩养的宠物。散养还是圈养有区别吗,她叫你,你难道不是要乖乖回家的吗?”

  乐芒,乐芒……

  嘘,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anfengkuang.cc。轩疯狂小说网手机版:https://m.xuanfengkuan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